首页 > 新闻资讯 > 舆情聚焦

中阳被指在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中频频弄虚作假 网友评论炸开锅

时间:2019-07-26 16:42:03 来源:今日头条—中国发展网 编辑:山西综治网 浏览:
【采访手记】

面对污染问题,熟视无睹,高拿轻放、纵容包庇;面对环保督查,采取口号式治理,应付式整改,作秀式执法;面对舆论监督,装糊涂,打太极,兜圈子!在中阳县环保监管中暴露出的种种问题,恰恰正是环保执法中典型的形式主义作风,只有敢于“打网破伞”,坚决查处环保领域腐败窝案,才能真正还当地群众以“绿水青山,金山银山”。

中阳县宁远石料厂违规生产扬尘弥漫(2019年6月18日拍摄)

“一刮起风矿粉扬得家里到处都是,种的好多核桃树的叶子都烧死啦,周围几个矿挖的村里的房子都裂了缝,向上面反映了几年也没人管!”继当地最大民企中阳县钢铁厂被曝违规大量偷排污染严重的有毒废水、工业废渣之后,2019年5月,本网接到山西省中阳县金罗镇村民投诉,当地金罗镇有多家采矿和石料企业长期存在严重粉尘污染问题。

调查发现,在2018- 2019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监督工作中,仅在中阳县金罗镇两个村就有三家采矿企业曾因扬尘污染被生态环境部公开通报并限期整改,然而半年过去了涉事企业无一作出彻底整改,污染企业我行我素、监管部门熟视无睹、污染问题依旧存在。

让人不解的是,在中阳县政府网站公示的督办问题整改情况显示,三家污染企业竟然均已限期完成整改,当地环保部门被质疑串通企业频频弄虚作假、隐瞒包庇、敷衍塞责,在国家环保持续高压态势之下,应该守土有责的环保监管沦为纯粹应付环保督察的“执法作秀”。

山西日盛矿业粉尘漫天(2019年6月18日拍摄)

一个乡镇竟有六家污染矿企 漫天粉尘让村民苦不堪言

今年快六十岁的老刘是中阳县苏村人,说起村里的污染企业就一肚子苦水,由于村庄周边矿企林立,自家院子里、炕上、甚至水缸里经常落满砂尘。频繁采矿形成的地质沉降,导致他家屋顶和墙壁已经出现长长的裂缝,尽管多次反映至今仍未解决。带有腐蚀性的矿粉随意抛洒,还造成靠近矿区或道路的核桃林和农作物,近年来出现大面积减产。


记者看到,距离苏村百米的地方就是一家的铝土矿企业,整个厂区笼罩在漫天扬尘之中。走访得知,这家采矿企业名为山西省日盛矿业有限公司,尽管该矿新建起了封闭矿棚,但在工棚之外仍旧露天堆放着大量矿渣。村民反映,紧邻苏村的一条土沟原本是村里的排洪渠,如今已经被该矿占据为专门的运输通道。由于厂区地面和来往道路都没有硬化,频繁往来的拉矿车辆卷起阵阵粉尘,严重影响着村民日常生活。


而苏村另外的一条沟内还有两家采矿企业,分别是中阳县宏裕粘土矿厂和中阳县辉翼建材有限公司。虽然采矿许可属于陶瓷土,不过和山西日盛矿业一样,两家企业开采的都是铝土矿。进入中阳县宏裕粘土矿厂,一座足有百吨的铝土矿粉,露天堆放在高架传送设施之下,随意倾倒的大量矿渣占满场区。而在中阳县辉翼建材有限公司,一条隐蔽的流域沟内,已经露天堆积了数万吨的矿渣,高度足有四五米。由于生产场区涉嫌违规占地,两家矿企还没取得国土部门的占地审批手续,因此至今未能获准建设封闭矿棚。


除此之外,同在中阳县金罗镇,距离苏村约两公里远的桃园上村,还有三座小型露天石料厂:中阳县宁远石料厂、中阳县宁达建材有限公司和中阳县中兴石料厂。进入一条山沟,记者看到,由于矿区混乱,紧密相邻的三家小型石料厂如同一座大型露天矿山,已被开挖的巨大灰白山体长达一公里。在山腰间,伴着四下飞溅的碎石和扬尘,数辆挖掘机违反湿式凿岩工艺正在开山破石。已被粉碎的石粉从数架高速运转的传送皮带往下倾泻,在空中持续扬起漫天粉尘。小山一样的石料粉堆,露天堆放占满整个山沟,疾驰而过的矿车掀起遮天蔽日的滚滚黄尘。

根据了解,由于地下矿产丰富,金罗镇属于中阳县的重点矿区和污染重镇,聚集了大大小小数十家煤焦、铝矿、采石等重点排污放企业。以粉尘污染为主的六家铝土矿和小型石料企业,竟然密集分布在金罗镇苏村和桃园上两村不足五公里的范围内。近年来,过度采矿导致周边植被破坏,两村的空气、水源以及农田粉尘污染严重,甚至引发地质沉陷、房屋开裂,区域生态环境持续恶化。其中,深受矿企困扰的桃园上村污染问题尤其恶劣,被当地群众唤作 “石灰村”,如今村里只剩寥寥几户村民。

中阳县辉翼建材露天堆积如山的矿渣

三家环保督办污染企业涉嫌虚假整改

调查显示,在2018- 2019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监督工作中,上述中阳县金罗镇的六家污染企业中,山西省日盛矿业公司、中阳县宏裕黏土矿和中阳县宁远石料厂都因存在扬尘污染,先后被生态环境部公开通报并限期整改。根据强化督办通报要求,中阳县环保局先后给三家涉事污染企业依法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要求限期整改。然而,时至今日三家涉事企业并未彻底整改,其中又以中阳县宁远石料厂污染问题最为严重。


根据公开信息,2019年1月22日,在中阳县宁远石料厂,环保督查组现场检查发现,“该企业未生产,现场有多处较大石料堆场未覆盖,石料输送带未密闭”。1月24日,生态环境部公开通报并且明确整改要求:“易产生扬尘物料采取密闭储存或输送方式;块状物料入棚入仓或建设挡风抑尘网,并采取洒水、喷淋、苫盖等综合措施”,并限期3月20日前按照要求完成整改。1月24日,根据环保督察要求,中阳县环保局下达《整改通知》(中环函[2019]14号),要求企业“3日内对现有石料堆场完成苫盖,并拆除物料传送带,待资源整合升级改造,更换输送走廊和皮带,未完成不准组织生产。”


调查发现,2019年3月25日,按照主动公示接受监督的要求,针对中阳县宁远石料厂存在的环保问题,中阳县政府网站公示整改情况。然而,关于企业情况中阳县环保局谎称:“该石料厂已因资源整合停产多年”;同时编造企业环保问题的存在原因属于“物料传送带部分破损,封闭效果差;企业堆场未覆盖,实为部分绿网出现风化破损”;甚至谎报已对该厂采取断电措施,堆场全部进行了苫盖,并且按照要求限期完成整改。事实上,在整改前后,中阳县宁远石料厂一直违规生产,截至目前扬尘污染严重问题仍然存在。

据该厂员工讲述,除了“两节”期间,近年来该矿从未中断生产,整改期间仅象征性临时断电和拆除部分老旧设施,目前四条矿料输送设施还在正常作业。附近村民证实,来往石料厂的运输车辆一直未停,进入五月份该矿生产进入旺季,每天都有近百辆车辆向外拉运。当地人士透露,各级环保督察时,当地都会有相关人员通知企业暂时停产停工,将裸露物料拉网遮盖,如果被查也是一罚了之、敷衍塞责,检查完毕企业污染仍旧照常。

中阳宏裕铝业矿料露天堆积(2019年5月26日拍摄)

其实,早在2014年4月,针对中阳县宁远石料厂30万吨/年石灰岩开采加工项目,吕梁市环保局出具环评批复明确要求:“采用密闭性能较好的输送设备,同时要安装粉尘集尘罩和脉冲袋式除尘器,且固体废弃物不得长期堆置或随意倾倒,确保粉尘排放达标。”但是,违反环保设施建设“三同时”规定,中阳宁远石料厂未按环评要求安装除尘降尘设施,长期采用粗放工艺违规生产,给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

三家小型露天采石企业或还涉嫌非法生产

根据《小型露天采石场安全管理与监督检查规定》:“废石、废碴应当排放到废石场,废石场的设置应当符合设计要求和有关安全规定,应当有防止泥石流的具体措施。”走访发现,由于三家石料厂的废石场并未砌筑边坡和修建挡墙,违规倾倒的废弃砂石被雨水冲刷外泄,大量侵占毁坏附近农田和林地。村民反映,十多年来,不少村里种植玉米的耕地已被废弃砂石掩埋荒废,其中多户耕地上面堆积厚度竟达五米。

中阳县宁达建材涉嫌越界开采(2019年6月18 日拍摄)

针对小型露天采石场安全距离问题,早在2012年国家安监总局明确要求“相邻的采石场开采范围之间最小距离应当大于300米。” 2017年,由于文水县“11·13”石料厂爆炸事故,吕梁启动全市露天石料厂资源整合,关闭包括“采矿许可证载面积小于0.1平方公里”在内的小型露天采石企业。”今年5月,国安委再次重申重点关闭包含上述问题的五类非煤矿山企业。由于矿区面积分别仅有0.0072㎞和0.0073㎞,且三家采石企业生产区域交错重叠,存在严重安全生产隐患,因此,中阳县宁达建材有限公司和中阳县中兴石料厂早就属于国家明令淘汰的土小露天采石场。

中阳县中兴石料厂粉尘弥漫(2019年7月1日拍摄)

调查显示,三家采石企业的矿界范围和生产区域还属国有退耕还林地,国家规定建设项目占用林地必须林业主管部门审核批准。2018年12月24日,按照《建设项目使用林地审核审批管理办法》,山西省林业和草原局首次核准中阳县宁远石料厂使用集体林地7.5378公顷,有效期限两年。但在此前,三家采石企业在未取得占用林地许可的情况下,长期在国有退耕林地非法采石。那么,肆意破坏国家林地的违规企业,如今顺利“补票上车”是否符合占用林地的许可资质呢? 而且至今,另外两家采石企业仍在未经许可毁林采石。

深入调查发现,由于未按照矿山开采设计方案建设和开采,生产规模仅有1万吨/年的中阳宁达建材有限公司,实际矿区面积和生产规模远超审批范围,存在违规超能力开采和越界开采。2018年7月20日,中阳县宁达建材有限公司和中阳县中兴石料厂签订矿山资源转让合同,将属于中阳县中兴石料厂的0.0073㎞矿山资源转让给中阳县宁达建材有限公司。但是,由于未经国土部门审核同意变更采矿权人,中阳县宁达建材有限公司擅自扩大矿界非法采矿,事实形成以承包方式违法转让采矿权。

只有“打伞破网”方能根治“污染痼疾”

粉尘弥漫、水质劣化,整村沉陷、毁林占地,违规生产……,当地群众反映,像金罗镇的污染情状在中阳县并不在少数。近年来,中阳县钢铁厂、中阳县华润联盛苏村煤矿、中阳县梗阳煤业等多家当地龙头企业肆意偷排有毒废水、工业废渣、煤矸石等性质恶劣的重大污染事件先后被媒体曝光。其实,中阳的污染问题只是吕梁环保现状的一个缩影,由于污染事件频频被环保督查通报问责,近年来吕梁屡登国家环保风暴“差生”名单,被推至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

针对吕梁环境保护领域失职失察的严峻态势,2018年12月6日,吕梁市纪委监委公开曝光了6起环境保护领域问责典型案例,十三名干部因监管不力,工作失职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中阳县环保局局长张玉平和副局长任建伟都曾因履行主体责任不力,对辖区内企业污染问题不督促、不监管,引发群众举报,造成不良影响,分别被处诫勉谈话和党内警告。然而,积重难返的官场疲态绝非一朝一夕就能焕然一新!

面对污染问题,熟视无睹,高拿轻放、纵容包庇;面对环保督查,采取口号式治理,应付式整改,作秀式执法;面对舆论监督,装糊涂,打太极,兜圈子!其实,在中阳环保监管中暴露出的问题,恰恰正是环保执法中典型的形式主义作风。只有下定刀刃向内,敢于碰硬,一查到底的魄力和决心,重拳打击,强化问责,打网破伞,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才是吕梁根治污染的良方妙药,真正还群众以绿水青山,金山银山。(心平)

网友评论炸开了锅

来源截图

来源:今日头条—中国发展网
原标题:山西中阳被指在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中频频弄虚作假 

相关阅读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要想得到,定能做得到”,近日,山西忻州五保高速的一名交警把这句话的精髓演绎得淋漓尽致,自编自导自演,勾结车托上演了一出诈取司机钱[详细]
8月6日,在喧闹的鞭炮声中,山西偏关县聚福苑小区的A8号楼开始拆除。拆除现场更像是一场庆祝,而非一次事故。此前,这栋建成不足6年的异地扶贫移民安置楼,墙体裂缝“胳膊都能[详细]
原标题:保时捷女车主丈夫确为派出所所长 重庆成立调查组要彻查此事 7月30日早晨8时许,重庆市渝北区龙盛街路口,一辆红色保时捷在人行道上试图掉头,一辆深色车正好停在它的前方[详细]
破坏生态植被污染与超载并行,夜晚偷拆封条大肆生产,村民多次向各级政府举报无果。中阳县武家庄镇石口头村村主任郭珍强兼书记上台后一手遮天欺压百姓乌烟瘴气黑恶势力谁来管?[详细]
为加强旅游景区质量管理,提升旅游景区品质,净化旅游消费环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GB/T 17775-2003)与《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详细]